第005章 作者:落葉花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6-11
  •     “好了,別那么八卦了,我只是去了海邊喝咖啡,不知不覺就天亮了,怕你們擔心就直接回公司來了,你也知道我喜歡去海邊吹風的。我要工作了,好多文件要處理,下午的會議你做好安排來叫我!
        冷曳兒假裝很忙碌,她的確是很忙碌,拿過文件和筆,開始認真的看起文件來,秋絡雖然很好奇,但是也不好打擾冷曳兒工作。
        她如果想知道冷曳兒的事情有的是機會去觀察不急在這一時,現在時上班時間,不允許想私人事情。
        秋絡輕輕的走出總裁辦公室,到她的秘書辦公桌后,她也開始處理公事。
        冷曳兒見她出去了才悄悄松了口氣。
        今天算是搪塞過去了,以后也不會有昨晚的事情發生。
        她的心中如此決定,可是心中不期然的卻襲上一抹心愁。
        是因為以后不會再見到那名男子所以才會產生這種從未曾有過的失落感么?
        搖搖頭不允許自己因為一個男人而讓自己陷入從未有過的不理智行為中。
        她強迫自己用工作麻醉自己的心事。
        一天的時間很快的過去,她晚上開車回家,這次秋絡不去她的蕭大哥那里,反倒是坐上冷曳兒的車子。
        “怎么今天要和我一起回去嗎?那你的蕭大哥呢?”
        冷曳兒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隨后問道。
        “今天不去了,天天見面也會覺得乏味的,不如和我的好姐妹你在一塊聊聊天什么的!
        秋絡頑皮的眨眨眼,她真的是個很有活力的女孩,工作了一天她臉上絲毫沒有疲累。
        冷曳兒沉默著開車,她只是淡淡的笑著看著車子駛向大道。
        當車子開到冷家和秋家住的豪華住宅區內,車子停在冷曳兒家中的車庫內。
        秋絡和冷曳兒一起下車。
        “要上去嗎?絡?”
        冷曳兒見秋絡沒有回家的意思,遂指著自己家的大門問道。
        “好啊,我今天就打算和你一起聊天睡覺,我們有好多天沒一起過了!
        這個秋絡熱情的挽著冷曳兒的手臂,冷曳兒比秋絡高了半個頭。
        冷曳兒身高一米七五,秋絡身高一米六七。
        冷曳兒完全可以去當模特,她是個畫畫方面很有天賦的女孩,在流行時尚這方面也有獨到的視覺和嗅覺。
        若非為了家族企業,她絕對會成為頂尖的化妝師和服裝設計師,也能成為頂尖的模特。
        兩人一起走入冷家。
        *
        傍晚的秋風,夜色未濃。
        華燈未上,一抹闌珊倚靠著婆娑樹影搖曳著屬于夜晚的柔魅。
        一個男子站在豪宅中的落地窗前,居高臨下看著遠處的秋風瑟瑟......
        男子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一身黑色睡袍,站在窗前的他顯得孤寞也神秘。
        “在想什么呢?是想酒店中和你有過一夜纏綿的情人嗎?”
        另一名同樣出色的男子悠閑慵懶的靠著沙發,喝著杯中酒問著那名窗前站立的男子。
        喝酒的男子身高和那名窗前男子一般高,外表雖然沒有那名男子的絕色魅惑,可是更具有男性魅力。
        那陽剛帥氣的臉,那嘴角輕抿著彷佛永遠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落拓樣。
        他正是原點酒店的老板,也是親愛酒吧的半個老板駱原。
        落地窗前站立的男子是唐御天,唐御天的心中盤旋著一個女子身影。
        已經一個星期了,一個星期中他派出了不少精英,也透過征信社去尋找那名女子的下落,但未有斬獲。
        他緩慢的轉身,轉過身后,那份天生的王者氣勢傾瀉而出。
        讓人不敢正視,也不由得對他產生一種敬畏和喜愛。
        喜愛是因為他的外表的出色,敬畏是他與生俱來的氣勢和他本身的社會地位。
        “你真的不知道那個女人的下落,那天你不是說她給了我的服務‘回扣’錢給你嗎?你會不知道她是誰?”
        他顯然對駱原的話半信半疑。
        他半瞇著眼,那雙深邃迷人的黑眸彷佛流露出的是冷漠是讓人迷惑的深潭。
        “唐,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這么多年的交情,如果我有她的消息我怎么會隱瞞著不告訴你呢,你這樣懷疑我,每天問上一遍可是很傷我的心,再這樣下去,我保證我會和你絕交的!
        駱原其實知道冷曳兒的車牌號碼,當然他是不會告訴唐御天的,游戲才開始,要是這么快就掀開底牌就太沒意思了。
        他還想慢慢的欣賞游戲的過程呢?
        也許要加點調味劑,那唐御天尋找一星期的那名***人,她在做什么呢?
        他不禁暗自思考著,但是眼神中卻是流露著無辜。
        “好,罷了,我不該懷疑你,對你,我也不想隱瞞,她對我來說是有點特別的!
        這是唐御天最大程度的敞開心扉。
        他最近七日時間,每日一個床伴,可是每個晚上才要和暖床女子進行到要點的時候,他卻總會想起那夜冷曳兒在他懷中既妖冶又純情的模樣,致使他對別的女人失去了‘性趣’。
        駱原又整天旁敲側擊的就是想要套出他對那女子的感覺,那夜對那個女子的感覺不言而喻,在他的心里有點特別了。
        他有點擔心,她既然當他是酒吧情男,那是否還會找他之外的另一名男人做她的暖床伴侶呢?
        “這還差不多,我原諒你了,我喝兩杯酒就夠了,晚上我要開車去酒吧看看!
        駱原每次要開車的時候對喝酒都會有些節制,像今晚,他又習慣的喝兩杯酒便放下酒杯。
        “恩,在酒吧的時候幫我留意下她是否有找別的男人!
        雖然這話有些艱難,但是他還是說出了口。
        除了駱原外,他的父母和妹妹唐玉兒都不知道他心中已經在乎了一個女孩。
        甚至于對那個女孩有些超乎尋常的關心和焦躁。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如何利用学生赚钱的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