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作者:落葉花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6-11
  •     躲在門后矮桌邊的冷曳兒心里覺得挺奇怪的,這兩個女人是做什么的?
        看她們要換的那身裙裝明顯的是按摩小姐穿的衣服,難道她們是按摩小姐。
        她如此想著的時候,身子蹲著有些累,手也自然的摸著那個矮桌子,咦,手碰到的冰冷物體時什么?
        她發現自己的手碰到的東西很危險,直覺告訴她是危險物品,她朝手碰到的東西看去,這一看真的是大驚了,居然是***。
        這兩個穿著按摩小姐衣服的女人不簡單,難不成是殺手?
        她冷曳兒好歹也是個學習了好多年武術的高手,這點小感覺還是有的。
        那要不要把這兩把***給偷走藏起來呢?
        眼看那兩個小姐要換好衣服準備出來了,冷曳兒的心里居然還能平靜的很。
        不拿走***,如果拿走了***,對方勢必會找她的。
        找她的話不是就沒機會去找到那兩個要到大霉的總裁嗎?
        那么就先讓***被這兩個女人拿著,反正她先走一步去通風報信好了。
        冷曳兒如進來一樣無聲的離開了房間,她很鎮靜的走向自己的貴賓室。
        來到貴賓室外,咦,什么聲音呀?
        貴賓室里面傳出來很奇怪的聲音,痛苦的,歡樂的,嘶吼的,怎么會從自己的貴賓室傳出來?
        她的包包和衣服都在里面,她先禮貌的敲門。
        里面的男人和那個服務生聽到敲門聲后兩個交纏在一起的身體迅速的分開。
        “肯定是客人,你快點走,別讓她看到你!
        服務生低聲緊張的要將那個蹂躪了她的男人推到窗戶邊。
        “我很見不得人嗎?我為什么要走,她只是一個客人這么簡單嗎?我怎么覺得你的臉色不太對?”
        這個男人喜歡了這個變性服務生很多年,他容不得自己喜歡的人心里有別的人存在,他賭氣似的不肯離開。
        而在門外的冷曳兒覺得自己沒有太多時間等待,自然就用貴賓室的鑰匙將門給打開了。
        “咦,你們兩個,能不能請你們兩個先出去,我要換衣服!
        冷曳兒微笑禮貌的請他們出去,她覺得那個男人的眼神很壞,像是妒恨的望著自己,真無聊,她可不記得認識這么一號男人。
        看這個男人長得有幾分俊俏,只是那骨子里給人的感覺卻不清爽,所以她客氣的請他和服務生一起出去。
        “那個,他是我表哥,來探望我的,那,冷小姐我們出去了,抱歉打擾到您!
        服務生快速的將那個男人半推半拉的帶出去了。
        冷曳兒笑著將房門關上然后上了鎖。
        她那兩個人的衣衫不整,看樣子剛剛他們兩個一定做了什么什么了。
        她快速的打開衣柜換上自己的衣服,懶得動腦子想那個服務生和那個男人做了什么,現在她要去營救兩個要被殺害的男人們。
        冷曳兒沒用幾分鐘就換好了自己的衣服,頭發隨意的綁在腦后,她素顏的模樣還是那么的美麗照人。
        打開門的時候,發現那個男人和服務生在距離門外的幾步遠處拉拉扯扯,好像男人想親服務生,服務生要拒絕他,甚至發現那個男人的手不安分的探入服務生的衣服里面,正在亂摸著服務生的身體。
        真奇怪,這對表兄妹也真是太奇怪了,既然是表兄妹,也不會有什么大事情吧,冷曳兒這么想著就往相反的方向去尋找唐總裁和風總裁所在的房間。
        她雖然來鳳凰城次數不多,可是也聽秋絡說過這里的情形,那么朝貴賓按摩房走準沒錯了。
        她一間間的查看,終于功夫不負苦心人,找到了風總裁,她和風總裁雖然沒正式見過面,可是也有過擦肩而過的情形,從秋絡口中知道風邪是什么人,只不過她看到風邪身邊的男人后,覺得訝異萬分。
        這個牛郎,他怎么會風總裁在一塊兒,那個唐總裁呢?
        她忽然有點后悔自己沒多看商界報紙和雜志,因此對唐總裁是長什么模樣沒半點印象。
        她趁那兩個小姐沒來的時候,朝風邪和那個她認為是牛郎的唐御天走去。
        “風總,還有你,你們兩個別在這里聊天,我有事情找你們,先跟我來!
        冷曳兒不容他們多說,她可不想看到有人被殺。
        “小姐,我們見過嗎?還是你是來給我們按摩的小姐?”
        風邪對冷曳兒也不熟悉,自然也不知道這個冷曳兒是唐御天拜托他幫忙尋找的情人。
        “我們有事情在這里要等人,你怎么會來這里,你快點出去,別打擾了我和我客人的雅興!
        唐御天知道冷曳兒為什么不叫自己,只是叫自己你字,他知道在她心里自己是個午夜牛郎,既然如此,他明知道今晚是有危險的,怎么可能讓冷曳兒在這里呢?
        即使他多么想多看她幾眼,他還是假裝親熱的摟著有些莫名其妙的風邪的肩,假裝兩人是老板和牛郎的關系。
        “啊,你,你們兩個,不會吧?”
        冷曳兒果然誤會了,她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兩個男人,老天,這個風邪居然是個同性戀?
        那個牛郎也過分了吧,和自己發生了幾次關系,居然還和個大男人玩,太可惡了,面對這兩個男人她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既然他們兩個是戀人關系,她干嘛多管閑事,還好那個什么唐總裁不在,要是這兩個人被那兩個按摩小姐的殺手給崩了也不關她的事。
        冷曳兒有些賭氣的想著,可是腳還是不愿意離開,心里面仍然不愿意見死不救。
        眼看危險逼近,唐御天急了,他可不想看到冷曳兒有任何危險,他板著臉走進她,然后一把將她抱起朝著門外走。
        “喂。你干什么呀,放我下來,你以為你是男人就來不起嗎,快放我下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風總裁說,你還不快停下,再不停下我要生氣了,我生氣的話后果相當嚴重,聽見沒?”
        冷曳兒怎么掙也掙脫不了唐御天的懷抱,可惡呀,這個男人的力氣哪里來的,她怎么發現自己練的那些武術到了這個男人的身上就派不上用場了呢?
        顧不得形象的她對他大吼著,可惜她的聲音聽在唐御天耳里就像是撒嬌那么云淡風輕......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如何利用学生赚钱的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