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太子有喜了》-> 第二章 昨兒太累
第二章 昨兒太累 作者:木槿西玥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7-28
  •     晨曦的第一縷光打照在那落下紅帳的新房里,帶出層層剪影,溫柔繾倦。

        這個時候的君璟,本應起床去練功,這么些年,一直堅持著,但或許昨兒太累,讓君璟這孩子第一次產生偷懶的念頭。

        伸手揉了揉眼睛,還早,咂了咂嘴巴,便想要換個姿勢繼續睡,可這迷迷糊糊之中,就發現自己壓著自己那傲嬌的寶貝獸寵了,也沒多想,伸手上去就朝著“小白”一陣蹂躪。

        她的小白,身嬌體軟易撲到,外帶一身暖烘烘的銀毛。

        不過,今兒是不是有人替她家小白剃毛了啊,怎么今天的手感這么……不一樣?

        君璟也不多想,蹂躪了“小白”一會兒,抱著閉上眼睛就繼續睡,銀光一閃,一只小動物朝床上撲了過來,擠在了她懷中,伸出毛絨絨的頭一個勁兒地蹭,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君璟一手就把那竄進來的小白抓在手里,把那頭整整潔潔的銀毛蹂躪成了一個雞窩,看著它楚楚可憐的眼光,君璟呵呵地笑了出來。

        直至那兩道的視線再也無可避免時,君璟才帶著一臉僵硬的笑容抬起頭——

        她身下,那絕色美男慵懶地半瞇著眼睛,傾城之姿,怕也不過如此。

        一頭墨發隨意披散在玉枕上,與那刺目的紅交相輝映,額前幾縷碎發垂至眼前,若有若無地遮蓋住那雙深邃黑眸。

        朝陽灑落,晃花了君璟的眼。

        上輩子這輩子,縱然見過太多絕色,卻依舊無人像他一般,如一縷清風,劃過平靜的湖面,蕩起淺淺的漣漪。

        而那被墨發遮擋住的眼眸,如蒼穹一般的黑,深海般的深邃,宛若天地所有明媚都敵不過他無意的一瞥,僅僅這一雙眼,便奪去了世間所有的光澤,為之沉淪,碧落黃泉。

        “早!

        一道聲音宛若萬載寒冰雕刻,卻掩蓋不了那之中的溫意。

        一句簡單的問候,把那沉醉在他容貌的君璟喚醒,看著她那帶著小迷糊的模樣,鳳離殤笑了。

        這迷糊蛋,他喜歡。

        有那么一瞬間的窘迫,第一次看一個男人給看呆了。

        可這家伙,哪里像她家可愛的小白。

        君璟隱約感覺有幾分熱流涌向臉頰,不知道該把眼睛往哪里放,下意識地低頭,卻看到了那半裸露的胸膛,那上面刻意的爪痕,更讓君璟的臉差點掛不住。

        虧她昨天還拿他跟豬肉比,腦子真的是秀逗了,先別說這手感比那豬肉好得多,光是這視覺感受,也是跟那肥肉蕩漾的豬肉不是一個層次的……

        肌肉分明,要是摸一摸,那……

        于是,千百年不紅一次臉的君璟,在她的媳婦兒面前,羞澀了。

        “女人?”

        “嗯?”

        君璟一聽到這兩個字,抬起頭來,無意地,撞進了那雙黑眸,然后開始了她認為這輩子最丟臉的一件事,“唔……媳婦兒,你身上的這些爪印,可不是我弄的,你看看,我的指甲可是修剪好了的!

        君璟把壓在他胸前的兩只手舉起來,然后,他們的身體,因為沒有了手的隔離,啪地一聲,撞到了一起。

        “要不要再試一試手感?”

        君璟一呆,也就那么一瞬便反應過來。

        她上輩子這輩子,第一回……被一個男人……調戲了?

        “嗷嗚——”

        小白悲憤了,炸毛了,這主人娶了媳婦兒就不要獸寵了,這么硬生生地,還把霸氣的它壓成了一片……使出兩只小爪子,拼命地擠,跳到鳳離殤的胸膛上,瞪大著一雙眼睛,氤氳著水汽。

        還未等它向君璟抗訴,一只手提起它的尾巴,把這只毛絨絨的不明生物倒吊了起來。

        小白炸毛了,一臉悲憤地轉身,對上鳳離殤的眼睛,那毛瞬間垂落,那小模樣,焉了。

        “你也看到了,這爪痕和剛才那爪痕一樣,都是小白抓的!

        君璟指了指方才小白掙脫的路徑,無視掉小白可憐兮兮的小眼神兒,一臉正氣地為自己脫罪。

        小白苦逼了,它這可憐的孩子,爹不疼娘不愛的。

        “你的獸寵?”鳳離殤沒理會那楚楚可憐的小白,朝著君璟問道。

        “嗯!本Z順了順小白的毛,倒也沒有將它從鳳離殤的手上解救出來。

        “什么品種?”

        “不知道!

        君璟這回可是沒說謊,她這是真不知道,有一回她在野外浸溫泉的時候,小白也來湊熱鬧,一來二往的,就黏上她了。

        “在哪里碰到的?”

        鳳離殤對小白同志那一臉抵好可是很受用,兩只手指捏著某寵的尾巴,倒吊著端詳了一會兒。

        “我泡溫泉的時候,遇上的,被它黏上了就跑不掉了!

        君璟實話實說,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倒是對鳳離殤沒什么防備,破天荒地,還在他胸膛上窩了一夜。

        “沒用,扔了!

        鳳離殤這話,很淡定。

        小白炸毛了,兩只小前爪拼命往前撓,好不容易把臉朝向君璟了,指手畫腳地,四爪并上,在空中揮舞著。

        主人,我很有用的,不要把我扔了,我很有用,很有用的!

        那模樣,簡直就是一活寶,把一直緊張著的君璟給逗笑了。

        她的小白,實在是太可愛了點。

        “小白能吃,也算優點,留著吧!本Z看著小白那雙氤氳著水汽的眸子,不由得又笑了笑,這小白。

        能吃,能吃這算優點么?不過,君璟說是那就是。

        小白想了一會兒,總算接受了這個優點,兩只前爪齊撓,轉過身來,朝著鳳離殤晃了晃尾巴,哼,我家君璟說我有用的!

        “嗯?”

        鳳離殤發出了一個單音,伸手,彈了彈小白的額頭,這小子,現在就學會耀武揚威了,以后還不反了?

        頓時頭昏腦脹的小白那本得意洋洋的尾巴,頓時,焉了。

        “噗哧——”

        君璟不給面子地笑了笑,這倆,忽而想起了什么,那君璟笑得更為燦爛,就差沒在屁股上甩著狐貍尾巴了。

        “媳婦兒!本Z把頭靠近了身下的美男子,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的,那呼出的熱氣就那么裸地噴灑在男人的耳后,看見那微紅的耳根,某狐貍笑得更為妖孽,“媳婦兒,你真可愛,來讓為夫啵一個!

        說罷,也不管鳳離殤同不同意,捏著男人的下巴就這么親了下去,在激烈的唇舌交涉之間,把口中一些珍貴之物給渡了過去。

        “媳婦兒,你不知道,這毒比你身上的要珍貴多了,可能數遍這擎蒼大陸,也沒有多少解藥!

        君璟這話說的那叫一個云淡風輕。

        你喂我唇舌之毒,那我怎有不回禮之理?

        她君璟,看上去就那么好欺負?

        “你以為,我中毒了,就不能殺你?”鳳離殤一揮手,轉瞬之間,那手便落在了君璟項頸的主脈處。

        鳳離殤不過因毒而消失內功,只是那速度,又豈是常人可比擬?

        “我以為你比較喜歡同歸于盡的死法!本Z緩緩撥開那落在脖子上的爪子,輕挑眉。

        言下之意,若是你殺了我,解藥在我身上,那不過是一起抱著死而已。

        鳳離殤凝神探入君璟的瞳眸,那略帶暗紫的眸光,像是一團漩渦,緋色迷離,不多時,那像是寒冰雕刻的臉頰像是冰雪消融般化開。

        “不錯,不愧是我鳳離殤看上的人,夠味!”

        就在君璟得意洋洋地瞥了眼身下之人,鳳離殤沉默了好一會兒,就蹦出了這么一句。

        這回,君璟同志風中凌亂了。

        這人……

        “公子,你這是起了嗎?”

        門外,響起幾聲敲門聲,紅鸞開口道。

        “什么事?”紅鸞一般都不會問她有沒有起床的,所以,一定是她父皇母后又傳話來了。

        “皇后說,‘待皇兒醒后帶著她媳婦兒回宮看看我們兩個老人家,讓他們兩個孤苦無依的老人家也瞧瞧貌美如花的兒媳婦,而且啊,親親寶貝兒,別有了媳婦忘了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拔長大的娘!

        紅鸞想了想,把皇后那哀怨的語氣學了個神似。

        幾乎是下意識的,君璟把目光投向了身下的男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仔細端詳了一會兒,認真地點了點頭。

        嗯,貌美如花,這鳳離殤倒是當之無愧。

        ------題外話------

        明兒,也就是六月二號是西西的生日~

        于是~今個兒是大伙兒的節日~

        大家一起歡騰歡騰~啵~遁走……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如何利用学生赚钱的方法有哪些 安徽闲来麻将app下载 怎样股票短线 国际火爆棋牌游戏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图 上海麻将app 拓维信息股票股吧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号码 pc蛋蛋28 江苏七位数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