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太子有喜了》-> 第九章 媳婦兒害羞了
第九章 媳婦兒害羞了 作者:木槿西玥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07-28
  •     竹林深處,淡淡的青煙籠罩著,裊裊升起,卻又不知落向何處。

        君璟慢慢地走著,竟不知放輕了腳步,只因不想破壞眼前那美景。

        鳳離殤一直都對得起傾城絕色這四個字,而她,也一直只是報以欣賞,可今日,她卻真正地領略到了,眼前這人帶給她的,是怎么樣的一種感覺。

        一種久違的心動,還是一種心湖的輕漾?

        溫泉旁,稀稀疏疏地種著幾棵竹子,翠綠的顏色,給予人以心靈的愜意。

        小白此刻就蹲在那溫泉池的邊上,兩只小爪子捧著那圓圓的頭,一雙圓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赤身的男子,連它最寶貝銀毛被熱氣氤氳濕了都不自知。

        這個色小孩!

        君璟抿嘴淺笑,你說她為何突然矜持了起來,她會告訴你是心血來潮嗎?只是那心中有一種感覺,不想打破眼前這和諧的場面。

        在上一世,那各種美男她可是一種都沒錯過,強壯的肌肉的,溫柔的精壯的,東方的西方的,而來到了這異世,別說那各種限制級的出浴圖,就說她身邊那美男美女,可是一個接著一個,個個不一樣,款款出人意。

        就是沒有一個,能讓她,怦然心動。

        就像什么東西,抓不緊,卻還是不由自主地移動了。

        “媳婦兒,我怎么從來不知道,你的身材這么好?”君璟走近了幾步,心動不如行動,蹲下便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厚厚的背。

        一下,兩下,別說,挺有彈力的。

        “女人,你的口水都流出來了!兵P離殤冷冷地道,也不知道從何臨開始,那個從來不知道玩笑為何物的鳳離殤大人,竟然也默默地調戲起君璟。

        “也就比那豬肉的手感好一點!

        君璟說罷,用手指狠狠地彈了彈,突然想起新婚夜的那晚,她錯把他當成女人,不但把假陽器戳到他的小兄弟,還一直把他和那豬肉拿來對比,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是……異想天開。

        這手感,怎么著也要拿她自己的來比較,也不知道誰的比較好。

        不過說真的,這彈性,這手感,還真的是很不錯,君璟也不是一個別扭的人,這么一回憶一想,那只手就忽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下點,再下點。

        “真的嗎,女人,我怎么覺得,你對我這身體很挺滿意的!兵P離殤抓著她的手,一借力,便轉過身,拿正面對著她。

        君璟那本來放在他背部的目光,突然間毫無預兆直對其上。

        那萬年不變的臉色啊,似火燒云般頓時燒紅了臉頰就連順流而下的汗珠都變得滾燙。

        這算什么,美色的?

        “臉紅了?”鳳離殤也不知道女人這反應是啥回事,不過那君璟可是因為他連耳根都紅了,嗯,這感覺不錯,他準了!

        “才不是,因為這里熱,熏得!”君璟像是被抓到小尾巴似的,就怕回答得不夠快!

        “解開身上的束縛就涼快些!”鳳離殤說完,就在池里站起身,兩只大爪子毫無預兆探向君璟,嚇得她連忙捂住胸前搞得好像要被怎樣的良家婦女。

        君璟的目光,成功地從鳳離殤的胸前轉移到他的……咳咳,他同生共死有福同享的好兄弟……遐想連篇,君璟那小臉蛋,瞬間紅得能滴出血了!

        呆愣了一會兒,感覺到身上傳來的絲絲涼意之后,君璟才反應過來!身上就只剩一裹胸布了……

        “鳳離殤,你混蛋!”

        這混蛋,也不知道是罵他無緣無故站起身,還是罵他怎么不經她同意就脫她衣服。

        可是那腦袋里,揮之不去的,是那啥在張牙舞爪著……

        “搓衣板?”鳳離殤也不管君璟的話,那的眼神就從上到下,從里到外地掃視著,淡定地坐回溫泉里,冷冷地扔下幾個字,不過那幾個字背后的含義,估計也就他一個人知道了。

        那溫泉里啊,他的那啥可是連搓衣板都興致勃勃了啊……

        “大爺我都不嫌棄你,你還敢嫌棄我?”說罷,君璟也就不管那裹胸布了,伸出手就往那鳳離殤的脖子上掐。

        這女人的那啥和男人的那啥都是話題,這說什么也不能說那方面有問題啊……

        “你嫌棄我?”

        “大爺我都不嫌棄你,你還敢嫌棄我?”說罷,君璟也就不管那裹胸布了,伸出手就往那鳳離殤的脖子上掐。

        這女人的那啥和男人的那啥都是話題,這說什么也不能說那方面有問題啊……

        “你還嫌棄我?”

        “我敢么?我怎么會嫌棄大爺你的大雕雄風呢!本Z這話說得面不紅心不跳。

        可這話聽起來怎么都有種在寒磣著鳳離殤的味道!

        “大雕雄風?”鳳離殤臉色不變,可卻用后槽牙硬生生的發出這幾個字。

        君璟看這模樣有些慎得慌,還沒來得及說點別的的,鳳離殤一個翻轉就把君璟給拉進了溫泉里。

        吐氣如蘭生生不息,的鼻息像熔漿一般要將君璟融化,鳳離殤悶哼了一聲,“看來你是想試試?”

        “媳婦兒,冷靜,冷靜……你這不是要練武嗎?冷靜……冷靜……”君璟說這話的時候,特別沒有底氣!為啥沒有?你丫的試試被人剝了裹胸布之后,還能不能有底氣?

        而且現在還是孤男寡女的在一池子里,要發生點什么……那怎么辦啊,雖然她挺期待的……可是,這時間不對,地點不對。

        君璟這孩子可是第一次認為自己是女人啊,不容易,不容易。

        “冷靜不了!兵P離殤的眸中閃過著危險的星光,要說本來沒把她剝干凈的時候,他還有著那么丁點兒的自制力,可是當著暖玉溫香就在眼前的時候,難道還控制得了?

        他可不是柳下惠,想做就做了!而現在,他的身體都充斥著一個信息!要她!要她!

        “媳婦兒……不是我不想,而是,你沒感覺到,你仇人,咳咳……”君璟的神色閃過一絲尷尬,“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鳳離殤那仇人就在這竹林別院外的樹林子里,雖然她君璟不是什么忠貞烈女,給鳳離殤那人看了也就看了,可是她沒有給別人欣賞的習慣!而這男人,君璟瞪了他一眼,示意別過分了啊,平時不都是挺冷靜的嘛,怎么今日她一脫衣服還沒色誘便把持不住了呢。

        其實君璟這小妮子挺自戀的,充分地覺得,其實是自己長得太漂亮了,就是嘛,她這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鳳離殤怎能不動心,不過有沒有動心她不知道,她知道的是,這男人可是動身了啊……

        動身……嘿嘿,君璟同志那略帶一點那個那個的目光,落在那鳳離殤的小腹附近,往下,再往下……

        “給我去護法!”

        鳳離殤大吼,那俊臉上第一次產生了不一樣的潮紅,雖然淺淺的,但是還是能看得到,君璟抬頭望了望天,她媳婦兒這是……害羞了?

        ------題外話------

        我不會告訴你爺跟她女兒一樣的自戀=。=

        這章有種淡淡的溫情你們感覺到了么~

        嗷~遁走~深夜三點還在爬格子的霸氣作者傷不起!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如何利用学生赚钱的方法有哪些 炒股交易平台 心悦麻将怎么能赢 篮球架厂家直销 长沙麻将1拖2算法 下载旧版捕鱼达人1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 香港博彩停了吗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走势图 彩色印刷图库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