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深山嬌娘,愚夫當家》-> 第31章苦得還是我們這些百姓
第31章苦得還是我們這些百姓 作者:六月丁香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1-07
  •     流香嫂等手烤熱了,這才拿起繡面,按婉娘教她的方法對著已畫好的花樣走針。

        她昨天學了一天,也沒學會婉娘說的那什么3D畫法,婉娘心疼她,給她畫好了花樣,讓她照著繡,她一直以為跟著婉娘學好畫式樣,自己的蜀繡針法就能繡出像婉娘一樣的刺繡出來。

        直到自己繡了才知道,婉娘的花式并不是單一的蜀繡走針,十字針法,雙面針法,才能將花式的層次一針一針的繡出來。

        她也是夠笨的,學不會畫式樣也就罷了,如今給個畫好的花式讓她繡,她也總是繡錯,返工好幾次,婉娘一天能繡五絹花式,而她一天都完不成一絹。

        “這針上挑一點點!卑踩灰娏飨闵┑尼樣制戒伭,點指她道。

        “我總記不住!绷飨闵┲匦路倒。

        “別急,等你繡多了,自然記住了!比丝偸呛茈y改自己之前的習慣,這是人之常情,流香嫂真的已經很努力了。

        “婉娘,你怎么會這么多針法?”流香嫂實在佩服婉娘,她以前從不知道花樣上面橫出來的枝杈竟然是用孔眼針法繡出來的,難怪婉娘繡出來的式樣栩栩如生,連個細枝末節也是如此講究。

        “我?”安然苦笑了一下,“以前人總是無法靜下心來,承受了無邊無際的內心孤獨后,隨著年紀的越來越大,就給自己找了這么一個心靜的法子,研習刺繡300多種針法去了!

        “原來是這樣?”流香嫂后悔沒像婉娘這么有上進心,用研習針法來打發寂靜之夜,何言從軍,她害怕獨自面對長夜漫漫每天都是在地里把自己累倒,好讓自己一覺睡到天明,然爾,人的內心總是太多的恐懼,就算把自己折磨的再累,那些恐懼依然伴隨。

        “同是女人,婉娘,我真的不如你如此有悟性,溫婉從容,敢直面漫漫長夜,用研習刺繡讓自己靜下心來!

        安然:“……”

        細品了流香嫂的話后,安然調回到了同一個頻道,拍了拍流香嫂給予安慰,“別難過,何言雖受了傷,但他現在已經在你身邊了!

        “是啊!绷飨闵┼邷I的雙眼想用力擠回去,終究還是失敗的掉了下來,“當初他從軍,我就知道會出事,但我最怕他人沒了,還好,只是斷了雙腿!

        “人在就好!卑踩徊恢绾伟参苛飨闵,隨手拿了一條手絹遞給她。

        不止是流香嫂,她的這個身子林婉兒又何嘗不是既害怕又慶幸?

        日日夜夜思掛自己的夫君,害怕有一日傳來夫君的噩耗,最怕朝庭傳信說人沒了。

        林婉兒接到傳信,得知衛臨只是傻了,她抱著那封信又哭又笑了很久。

        戰亂年代的女人,她們承受著太多恐懼,驚慌和孤獨。

        許是林婉兒對衛臨和孩子們放不下的執念,才有了她的穿越。

        她能夠想像到林婉兒臨終之際,是有多么不舍和疲累。

        流香嫂見婉娘給的是繡好的手絹,接過來放下,只用手背將臉上的淚水拭去,“是啊,人在就好,就是日子過的苦些!

        “苦日子會過去的,你這么努力,天道自然酬勤!卑踩粚捨克。

        其實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村里人的眼里,她家不缺吃不缺穿,人人羨慕,可她們又哪里知道她的內心的苦。

        衛臨身上的秘密,是她們一家人未知的危險,她不知道這危險什么時候就會來臨。

        “希望如此!绷飨闵┬睦镏厝枷M,內心感激婉娘如此有耐心教她刺繡的同時還如此細心的寬慰她,抬頭時,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婉娘一家雖日子稍過好了,可在這里生活的人,誰又是真正的快樂?

        “沒有,我只是想別的事去了!卑踩换厣,對流香嫂笑了笑。

        衛臨罐里的蜂蜜吃完了,拿給安然,“沒了!

        安然沒去接,只輕輕吐了個嗯字,“衛臨中午再喝藥,還會有!

        “真的?”衛臨意猶味盡的舔了舔舌頭,“那中午喝藥!

        娘子煎的藥只有一點點苦,娘子沒騙他,不燙,不會進鼻子,喝完了還有蜂蜜吃,很甜很好吃。

        “中午娘子再給你煎,你去院里把那些柴劈了,這天這么冷,真怕是要下雪了!卑踩煌鶢t子邊又湊近了點。

        “好!毙l臨本想抱著娘子幫她暖暖背,但娘子讓他劈柴,只好聽娘子的,去院里了。

        “還是衛臨好,人雖然傻了,但至少還能幫你干些活!绷飨闵┫氲胶窝,嘆了一口氣。

        “有什么好的,衛臨這個樣子,我身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卑踩煌豪锏男l臨道。

        流香嫂覺得自己說錯話,忙彌補道:“何言昨日一直在研究衛臨顱內的淤血如何散去,調配了好幾副藥,今日他說自己親自試試,也不知道試的如何了?”

        “何大夫真是有心了,替我謝謝他!

        “應該的,他是醫者,行醫問藥本是他的職責,而且他這個人啊,若是接到的患者他醫治不好,他定會不吃不喝也要鉆研下去,直到醫好病患為止,所以婉娘,你也不用擔心,何言別的本事沒有,但醫術他還是頗佳,衛臨會好的!

        “我相信何大夫的醫術,真是太麻煩他了!

        “對了,要是衛臨好了,其實你也面臨兩難!

        “怎么說?”安然問。

        “衛臨若是恢復記憶,他肯定會被朝庭召回軍營,而你,雖可以回家,但又將與以前一樣過著終日提心吊膽的日子了,婉娘,你真的想這樣嗎?”

        “衛臨若是恢復了,我也便不回老家了,就跟著他,守著她,不許他有任何危險!

        流香嫂的場戰刀劍無眼的話沒有說出來,只點頭認同的說了兩個字,“也好!

        衛臨是副將,是可以帶家屬在身邊的。

        只是能被安排在這里的將士,都是身無靠山的背景,婉娘年輕,還不懂這些。

        流香嫂想告訴她,卻又怕壞了她的希望,也罷,人總要靠點希望才能活下去,否則這日子也是過的太苦了。

        流香嫂換了個話題,“婉娘,你有沒有發現?韓大嬸今日是有些故意討好與你的!

        “看出來了!表n大嬸幫她出的主意確實有效,但一想到韓大嬸的為難,安然對這種人還是覺得保持敬而遠之為好。

        韓大嬸為了錢什么事都能做的出來,是個放得下的心狠之人,這種人真不適合深交。

        “你……還是不肯原諒她!绷飨闵┯^察著安然的表情。

        “她又沒跟我道歉,談不上原諒不原諒!卑踩浑S口一說。

        流香嫂卻笑了,繼續認真的繡著她手里的花樣,她有自己的打算,婉娘這畫工就是教她三年五載的,她也是學不會了,但韓大嬸不一樣,韓大嬸年輕時是大家閨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想來只要婉娘愿意教韓大嬸,那她就不擔心萬一有一天婉娘真離開這個村子,她也能和韓大嬸相互依靠。

        “婉娘,其實韓大嬸這個人挺不容易的,你還不知道吧?韓大嬸以前也曾也一位官家小姐,只是后來家道中落,嫁了一位秀才,哪知秀才進京趕考落榜后沒過幾年染上病就撒手人寰了,留下韓大嬸和幾個孩子,當時那最小的兒子還尚在襁褓,日子也是過的可憐,大兒子想為母親爭氣,建功立業,卻也最后落得個終身殘疾,韓大嬸一家展轉這里更是艱難度日!

        “郫國年年戰亂,百姓都過的不容易!卑踩桓懈诺。

        “是啊,國家戰亂,苦得還是我們這些百姓!绷飨闵┕室獍秧n大嬸的事說與婉娘聽,想試探她是否能原諒韓大嬸昨日的荒唐行為?

        看了許久,可婉娘面容淡淡,還真摸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

        那只能賭一把了。

        她和婉娘相處了兩天,婉娘這人雖面上冷漠,但骨子里定是一個古道熱腸之人,不然她也不會教她刺繡了。

        過了午后,她就把韓大嬸帶來給婉娘賠罪,她不信,自己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婉娘還會不肯原諒韓大嬸?

        流香嫂回去就去找了韓大嬸,“大嬸,我今兒個上午套了婉娘的話,我看她的樣子是原諒你了,這樣,你過了午后備點什么東西跟我去婉娘家,你都親自提東西上門了,她哪有不原諒你的道理!

        “誒,那你覺得我提什么東西好呢?”韓大嬸一聽婉娘不計前嫌,臉上掩不住喜色。

        她沒流香嫂腦子好使,只看眼前。與其去訛婉娘那幾十文錢,真的不如向她學學刺繡,這才是長久之道。

        好在,流香這個人靠得住,幫她從中調和。

        流香嫂看了看韓大嬸家的那幾只活蹦亂跳的雞,“你自己決定吧!

        韓大嬸肉痛,“你說抓一只雞可以嗎?”

        “知道你舍不得,可上門道歉哪好送單數的?”

        “好事成雙我懂,可……”韓大嬸表情痛苦,她家的雞自己都舍不得吃,可為了能學刺繡,韓大嬸咬了咬牙,“就聽你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如何利用学生赚钱的方法有哪些